对话黄轩:当演员很幸福 每次演戏前都把自己清零

对话黄轩:当演员很幸福 每次演戏前都把自己清零新浪娱乐对话黄轩

  新浪娱乐讯 黄轩大概是典型的双鱼座。他说自己最近越来越纠结,也不知是怎么了,点个菜都要摇摆半天。

  他内心敏感优柔,跟人交往比较慢热,人一多说话就紧张。这次FIRST青年电影展把闭幕典礼开场脱口秀的重任交给他,他说得喝两杯才敢上台。

  从去年11月到最近,因为疫情缘故,黄轩一直没有拍戏。借这个机会,他终于有时间好好梳理和反省了一下自己。他有过《推拿》《芳华》《妖猫传》中备受称赞的表演,也面对过《完美关系》里是不是开始“油腻”的质疑。但现在,他把自己彻底清零了。

  “我也有好的作品,也有不是那么好的作品,有被大众所赞扬的,也有被大众所批评的,所以整理整理,反省反省,卸掉包袱。不管是荣誉的包袱还是负面的包袱都把它卸掉。尽量保持像第一次拍戏一样,保持新鲜,保持好奇,保持紧张,保持忐忑,保持敬畏。”

  接下来黄轩又会有一系列新戏上映或开拍,《乌海》、《闽宁镇》、《1921》等。他说做演员很幸福,像穿越一样,可以体验那么多种人生。

  黄轩承认自己是双重性格,一面爱喝茶看书像个老干部,一面调皮恶作剧像个孩子。在近期的综艺《夏日冲浪店》里,他的佛系经营管理模式遭到店员们反对,他因此自认为不是一个称职的店长,不擅长做生意。但当说到跟王一博、Justin一起玩耍的时候,黄轩眼里有光,开心得像回到了孩童时代。

  “一号人物”都是我很欣赏的人,做主持太紧张我得喝两杯

  新浪电影:第一次来到FIRST青年电影展,总体感受怎么样?最初组委会是怎么邀请您来的?

  黄轩:挺荣幸的,他们还给我一个头衔,叫“一号人物”。这几年他们都有邀请我,但是每次我都在拍摄,都没有来成。这次我就觉得我一定要来感受一下,因为我有来过的朋友都说这里的氛围特别好,是年轻电影人交流的一次聚会,所以这两年里我都心心念想过来。这次他们邀请我,我马上就答应了,我说不管接什么戏,我都把这三天空出来。

  新浪电影:组委会是怎么向你阐释“一号人物”的定义的?

  黄轩:我自己的理解啊,他们没有特别跟我说。我自己理解是,对我来说可能也是一个鼓励,我何德何能成为一个电影节的一号人物,这个其实是大家的一个支持和鼓励。然后呢,可能我的职责就是能给更多年轻的电影人,或者热爱电影的人多一些分享,多一些鼓励,多一些交流吧。

  新浪电影:您对其他几位一号人物有哪些印象呢?从黄渤老师,到井宝,到千玺,还有青年导演文牧野。

  黄轩:他们都是我很欣赏的人,渤哥我们没有合作过,生活中也没有特别熟,只是他自己导演的电影也好,他以前演的电影也好,我都觉得有特别好的地方值得我学习。然后千玺,我觉得他是更小一波的非常有潜力的演员,他的《少年的你》我也看过,我觉得很有期待性和可能性。我说实话跟他们都不熟,所以我只能从作品中看,觉得他们都是我很欣赏的人。

  新浪电影:听说您和渤哥要在闭幕上担任主持,有为此准备了多久?有没有紧张?

  黄轩:我到现在还在忐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怕我hold不住,因为我没有过主持的经验。而且人一多我就紧张,可能语言也不会组织,我得喝两杯才行。

  新浪电影:影展上有没有碰见其他熟悉的人,比如曹保平导演?

  黄轩:有啊,跟曹保平导演特别熟,之前合作过《她杀》,生活中我们也是很好的关系。还有段奕宏、祖峰老师,都是生活中很好的朋友。所以一到西宁,大家就在群里头喊,这个到了,那个到了,要见见什么的。大家看完电影步伐都比以前快,咔咔赶紧走到房间,开瓶红酒就坐着开始聊天了,非常亲切。

  新浪电影:什么时候能看到《她杀》上映?

  黄轩:不知道。

  新浪电影:你去看了训练营电影《孤岛》的首映,感觉如何?

  黄轩:特别惊艳,他们都是一些特别特别年轻的新导演,以前可能也没有过拍摄经验,三天完成的拍摄,让我挺不可思议的。我一开始觉得会不会太青涩啊,但是我是目不转睛地看完整个电影,而且每个短片风格完全不一样。哇,未来有这么多年轻的导演会迸发出来,会有这么多新鲜的血液进到电影这个行业里来,还是挺兴奋的。晚上我还跟这些新导演一块喝酒聊天,聊彼此的感受,他们也很谦虚,希望我们给他们多提一些意见,一直聊到三点多,特别开心。

  新浪电影:这几年很多演员和导演一直都在挖掘新导演,演员或许可以和导演一起打造出更适合自己的剧本。你来到这样一个青年电影展,有没有想过寻找一下和新导演合作的机会?

  黄轩:我倒没有特别抱着这个目的来,但是我确实在看短片的时候,我会在想如果这个电影要我来演的话,我会怎么演,哪里我会加一点细节,就是我可能还是一个演员思维。我会是这样的一种方式,或者是在谈话间、沟通间,我们好像在一起创作,虽然没有真的在拍。这个我觉得也是一种交流、一种合作,一种碰撞,挺有意思的。

  新浪电影:其他电影呢,有时间看吗?

  黄轩:这次来没有时间看片,但是我会问周围人,你看了吗?片子好吗?他们说《艺术死了》,还有《棒!少年》都很好,都值得一看。

    谈新戏《闽宁镇》《1921》,演员能体验不同人生很幸福

  新浪电影:今年是疫情年,对整个影视行业都有很大的影响,您个人的工作生活有没有受到疫情比较大的影响?你对这一年的感触有哪些?

  黄轩:对我来说比较大的影响就是一直没拍戏,我刚刚才进组一个电视剧叫《闽宁镇》。在这之前,上次拍戏是去年11月份的事了,有七八个月没拍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安排了。但是这段时间我终于有时间静下来梳理自己,反省一些东西,调整一些东西,思考一些东西,然后也看看电影,看看书,充充电,基本就是这样。

  新浪电影:有什么能给大家推荐的电影或者书吗?

  黄轩:电影我看的估计大家也都看了,比如说《小丑》,我很喜欢。《阳光普照》我也挺喜欢的。还有我看了伊斯特伍德的《骡子》,我也喜欢他的电影。还有《寄生虫》。

  新浪电影:你之前说过一年最理想的状态是三个月准备,三个月拍戏,三个月去一个地方过简单的生活,然后三个月旅行。之前《完美关系》时你接受采访承认因为时间太短,没有准备得很好。今年休息调整了这么久,准备好投入下一部戏了吗?

  黄轩:这次是彻底真的休息下来了,其实休息的都散漫了,没有工作状态了。就最近才慢慢恢复到拍摄的状态,回到剧组工作的状态。因为我是一个挺闲云野鹤的生活方式,我没有那么激进,我越来越不想太忙了,反而这种晃晃悠悠的,有时候无所事事,读一些闲书,发发呆,到喜欢的地方待下来,走走看看,做一些跟工作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反而现在是我特别享受的。但是这个是一个平衡,有过这一段时光已经觉得ok了,还是得工作,遇到好的作品还是想要去尝试,去演绎。

  新浪电影:接下来你的影视作品还挺多的,有拍完的《乌海》,还有《1921》、《闽宁镇》,后面还有其他的。会不会很忙?

  黄轩:今年下半年应该就开始忙了,也该忙了,但是也很开心。这几个戏都是我没有尝试过的,《闽宁镇》我演一个西北的农村人,演一个基层小干部,充满了想要带领大家脱贫致富的理想,也有一定的年龄跨度,我们还说着方言。导演团队都特别好,虽然我才拍了几天,但是就感觉非常享受拍摄,本来这片土地就是我的故乡嘛,甘肃宁夏这块,所以风土人情、饮食天气这些都特别亲切。我们拍摄的地方连棵树都没有,戈壁滩上,那么接近土地,那种感觉是非常特别的,以前没有体验过。

  新浪电影:《1921》呢?

  黄轩:《1921》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时代,另外一个人物,太不一样了,所以很有意思。你一会儿在这里拍完这个,然后去到那里又是成为那样的一个人,你会觉得像做梦。

  我最近就拍摄的时候特别高兴,虽然我们这风沙很大,暴晒,别人看起来挺辛苦的,但是我心里特别地爽快,特别地开心。我自己就在感叹,只有演员这个职业这么幸福,我可以体验这么多的人生,体验这么多的时代,虽然也许是片面的,但是也是在体验啊。

  一会儿你在新西兰演一个在当地生存的华人,说着英文,啪一下又到山沟里,演一个光着脚在地里干活的农村基层干部,像穿越时空一样,让我觉得对生命的体验特别丰富,很开心。

  每次演戏前都把自己清零,好的不好的结果都接受

  新浪电影:你决定接一个角色时,主要会考虑哪些方面?会纠结很长时间吗?

  黄轩:我是一个特别纠结的人现在,不知道怎么了。

  新浪电影:为什么呢?是有什么顾虑吗?

  黄轩: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做任何事好像都容易纠结。去点菜都纠结,要这个菜还是那个菜,会想很久。

  新浪电影:为什么呢?

  黄轩: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不是星座的问题?我也很烦自己这样。最终最重要的是这个故事你感兴趣,这个导演你是不是想跟他合作,这个人物是不是你没有尝试过、你想去试一下,大概是这几块吧。

  新浪电影:像《芳华》和《妖猫传》那段时间,你连续主演了几部水准非常高的作品,会给你后面再接戏带来压力吗?

  黄轩:倒也还好,我是一直在自己清零的一个状态,我没有把着以前不放,合作完就完了,演完就完了,过去就过去了,尤其是这八个月休息,觉得我基本清零了。

  我也有好的作品,也有不是那么好的作品,有被大众所赞扬的,也有被大众所批评的,所以整理整理,反省反省,卸掉包袱,不管是荣誉的包袱还是负面的包袱,都把它卸掉。尽量保持像第一次拍戏一样,保持新鲜,保持好奇,保持紧张,保持忐忑,保持敬畏。

  新浪电影:上一次你拍公关剧,之后接受采访就很圈网友的好感,觉得你对自己那么坦诚,能意识到自己有哪些问题,主动地表达出来,这是艺人很难得的一面。你会经常这样反思自己吗?

  黄轩:我会。我基本每天有时间都会反思一下自己,或者时时刻刻好像我都有一个意识在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念头,看看自己心里的变化,有时候会突然之间想,哎呀刚才这个念头这么骄傲,或者我心理怎么又这么脆弱,怎么一下子又因为一句话又影响了我的情绪了呢?等等等,我每天都在看自己内心在变化,在躁动,在情绪化,我觉得很有意思。

  新浪电影:你是个很感性的人。

  黄轩:对对,而且我觉得要尽可能让自己坦诚一些。比如自己就不要骗自己,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人嘛,大差不差,有好的有不好的,作为一个成熟一点的人,我也都35岁了,能接受自己好的,也接受自己不好的,人不就这些事儿嘛,对吧。

  这个作品不行,我就是没演好,我承认,以后再努力,就这样。所以好的呢,谢谢大家鼓励和赞扬,但是肯定也能看到很多自己的不足。赞扬就给自己点信心,但是也不要去骄傲,因为电影的完成是多少人在帮你。

  新浪电影:你有过后悔过的事吗?比如你没接某一个角色,或者是觉得哪个角色没演好。

  黄轩:有过遗憾,但是没有后悔。遗憾是肯定有的,觉得哎?当时怎么想的,那个角色怎么我就没有考虑呢,或者是怎么我就放掉了呢?也会有遗憾,但是不后悔。因为你当时做那个决定就是当时的,什么东西过了以后,错过那个时空,错过那个时间,你再去看,就没有用了,没有必要后悔。

  我现在做一个决定,我说好了,那我就做了,无论这个东西未来是一个特别不好的结果,那也没什么后悔的。因为是你这一刻决定要做的事情,这个事情的结果现在看不好,也许它五年以后其实又是一个好事,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这个事情了。

  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到一种状态是,有一天无论事情怎么发展,可能都没有好与不好,如果能有这样的一个认识,我觉得挺好的。你现在觉得是好的,它也许会变成不好的。有些你现在看起来不好,也许又会变成一个好的事情,我觉得一切都会变,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了。

  新浪电影:再问一个小问题:上次你那个“黄子韬兄弟”的造型,让网友很惊讶,你是想打破大家对黄轩的某些固定印象吗?

  黄轩:其实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我还挺兴奋呢,让你一人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内心的一面,是一个不羁的另一面;一个是平时大家认为的你,一个是打破现在形象定义的你,同样出现在一段广告片里。我觉得诶,这挺好的,作为演员是会兴奋的。我只是觉得这个我没尝试过,穿着裙子,画着妩媚的妆,有种不羁的神态,我想去试试。

  我没想后面会定格在一张图片上,大家是不是会接受这个形象,因为我觉得那就是一个广告,不是完全的我。所以我还好,我比较轻松地对待这个事儿。我看了之后觉得特像子韬,我就给黄子韬发微信,我说这像你吗?他说哎?有点。我说我艾特一下你啊。所以就玩了一下,我觉得没必要太认真。

  回应综艺《夏日冲浪店》争议,很喜欢跟王一博黄明昊一起玩

  新浪电影:最近你参加了《夏日冲浪店》,也是抱着调节的心态去的吗?

  黄轩:其实特别单纯的就是我喜欢冲浪,我想学冲浪,我想学一年多了,一直都没有找出时间去学。正好有这样一个节目,我觉得还挺好的。疫情期间在家里也憋得很长时间了,我觉得可以走到自然中,可以在大海里去运动,阳光沙滩,想想就很美好,然后他们说有很多朋友都会加入进来,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就去了。

  新浪电影:很多网友对你的印象可能是高冷、文艺男神,参加综艺以后发现是一个亲和力很强的人,尤其跟王一博、Justin(黄明昊)他们都能玩到一块去。

  黄轩:我很喜欢他们。

  新浪电影:为什么?好像你跟他们都很聊得来。

  黄轩:我觉得王一博身上有特别有魅力的地方,他很谦虚、很安静的外表下其实对很多事情是有态度的。他还是一个挺勇敢,也会思考的人,他的性格我觉得是很招人喜欢的。

  Justin是很可爱的一个弟弟,我们录完节目还会经常联系,我觉得他们的生活让我也很好奇。因为我可能平时都是相对比较安静一点的生活方式,像Justin喜欢去玩密室逃脱,他也喜欢去唱唱跳跳,我觉得那个好像是我生活里比较空白的一块,所以我也很喜欢跟他们在一块玩儿。

  我们录完《夏日冲浪店》以后,大家互相联系,有时候都在上海,就赶紧约,出来吃饭喝酒,说有什么好玩的,Justin说明天你别约事情,我帮你安排了,我们先去哪里哪里玩密室逃脱,然后晚上再去哪里哪里一起吃点什么好吃的。就是你会觉得他跟你的生活方式不一样,让我觉得特别好奇,特别想加入他的生活,就是这种感觉。

  新浪电影:感觉你好开心。

  黄轩:对,他特别好玩儿,他的性格也挺单纯的,特别干净,我特别喜欢他。然后我玩密室逃脱,他特别想让我享受到他觉得密室逃脱的那种刺激,我在里面不会大呼小叫的,他觉得刺激不到我,他就会噔噔跑出去,说我去上个厕所,其实他在跟那个密室逃脱的人商量,他把那个吓人的衣服穿上,然后让工作人员cue我,说下一个让我一个人进到那个房间,然后他就穿着那个很恐怖的衣服在里面等着我,来吓我,特别好玩儿。每次跟他们在一起,我觉得特别简单,特别开心,让我感觉像回到了大学时候。

  新浪电影:你玩密室逃脱厉害吗?

  黄轩:我不太厉害,我在里面都是比较懵圈的,他们在的时候才完成任务,下一个密码什么,下一个密码什么,我在旁边听着看着。

  新浪电影:你把自己形容得像个老干部?

  黄轩:没有没有,其实我也有特别孩子气的一面,我是双重性格,我有特别特别安静的一面,好像很持稳,看书喝茶,我也有特别幼稚的一面,喜欢开开玩笑,跟熟的人喜欢搞一些幼稚的恶作剧。我也喜欢去自然里玩,喜欢自驾游,现在也喜欢冲浪,我觉得我是两个性格。

  新浪电影:作为冲浪店店长的话,会给自己打多少分?

  黄轩:哎呀,不行,我无数次想辞掉这个店长。我自己不是一个管理能力很强的人,我好像不是一个适合经营生意的人。

  新浪电影:为什么呢?

  黄轩:我脑子里不喜欢算帐,我不喜欢跟数字太有连接的事情,我喜欢文字的,喜欢图象的,喜欢感性的。要管理,要规章制度,要想方设法去赚钱,做这些东西我就好像不擅长。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特别需要自己空间的人,人一多,我就不知所措。我不是跟每个人都可以很好地交流对话,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什么,我就很尴尬。然后每天有那么几个小时,我就特别想自己待着。所以我的性格所致吧,所以我觉得我一定不是一个称职的经理、店长,大家觉得一起去录个综艺嘛,玩一玩,但是这一次也让我尝试了,我是真的不适合做生意。

  新浪电影:是因为你看淡生意和钱吗?

  黄轩:我也没到那么高境界,说看淡这些东西。只是我没有那么看重吧,是生活方式的问题,就我的生活方式不希望被一个东西给绑住,不希望去管理别人,去要求别人,然后要条条框框完成业绩,要去干什么干什么。我是一个特别随性的人,不想要去做管理这些事情。我就觉得今天我就想做这个,有好朋友来了,我今天就要跟你一醉方休,我今天高兴了,我想唱歌,难受了,感伤一下,我是这种性格。所以你要让我在一个恒定的时间去做一个很规范的事情,还要跟很多人相处、打交道,我就觉得不太行。

  新浪电影:你参加综艺跟拍影视剧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黄轩:太不一样了。就是两个职业吧。综艺是一直要拍,然后给你一个假设的环境,假定的任务,比如我们开一个冲浪店,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开冲浪店,就有些不明不白的东西,你真的相信我在开店吗?也相信不了,但是你还是得去做这个事情。你不认真做吧,好像不行,你认真做吧,你也不擅长。反正我经常是在综艺里不知所措。

  而拍戏就是,停,摄影机关掉那一刻,就是我自己的了,自己做准备,你做所有东西是为了去演绎一个角色,你就知道那个就是演,就是假的。但是综艺呢,你也搞不清楚真的假的。

  新浪电影:半真半假。

  黄轩: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在里面要干嘛,不确定性很多。反而演戏就是我确定我就是在演绎一个角色。

  (何小沁/文 陈植/视频)

(责编:小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