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

  原标题: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早上还与母亲视频

  封面新闻记者 王越欣 李庆

  “妈,我有事出去一下,晚点再和你说。”说完这句话,手机屏幕对面的女儿挂掉了视频通话。

  这原本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视频电话。可让母亲江翠兰没想到的是,此后过去的两个多月里,自己却再也联系不上女儿周恒。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周恒照片

  周恒,今年28岁,四川青神县人。三年前开始,她前往菲律宾马尼拉务工,中途回国多次,最后一次是2019年11月12日。这一次,在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周恒再次前往菲律宾。

  2020年5月25日早上,与母亲江翠兰视频结束后,周恒便失联至今。令人生疑的是,周恒失联后,有自称是周恒同事、室友、招工者身份的三人与母亲江翠兰联系,曾询问周恒是否回家。

  更让江翠兰担心的是,女儿失联后,电话关机、微信屏蔽,支付宝名字头像更换,连还车贷的银行卡也显示余额不足。

  8月6日,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帮忙寻人的周恒的前夫李杰说,周恒失联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和周恒家人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也报了案,但至今均未得到任何有效线索。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

  视频之后

  在菲律宾务工的四川女子失联至今

  周恒的家,在眉山市青神县罗波乡宝镜村8组。2017年7月,周恒通过当地一家劳务中介,经劳务派遣,去了菲律宾马尼拉务工。

  “最开始,她在一家公司做客服,大概做了半年时间,就辞职出来到旅行社工作了。”李杰说,这家旅行社名叫艺凡国旅公司。实际上,艺凡国旅公司是一家没有线下实体的公司,是一个线上平台。

  进入这家线上旅行社后,周恒通过一些资源,帮别人办理出国机票和护照等业务。同时,李杰说,周恒在菲律宾并没有使用真名,而使用“艺凡”,或“一凡”这两个名字,正好和旅行社名字一致。

  在周恒家人看来,周恒手里资源较多,业务能力也强,收入不错。

  虽然身在马尼拉,但周恒每年至少都会回两次家,一呆就是半个月。“每次回来,她都是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李杰说。

  周恒有两个儿子,一个4岁半,一个才10个多月,年龄都很小。2019年11月12日,在家陪伴完父母和儿子,周恒再次前往去菲律宾务工。这期间,周恒几乎每天都会和母亲视频,通过视频,瞧一眼两个儿子,陪母亲聊聊天。

  “她每个月都会给我打钱回来,三千、五千的,可以说,她对这个家完全尽到责任了的。”在母亲江翠兰眼里,女儿很孝顺,体谅自己帮忙带两个小孩辛苦,时常都会宽慰自己,还说“两个孩子的生活费你不用操心,都我来管”。

  江翠兰说,女儿失联当天早上,周恒还在视频里对她说,自己才领了6000元工资,准备去兑换成人民币,给她打钱过来。“我还问她,疫情期间,你们公司还给你发这么多工资吗?她说是公司发的。”

  据李杰介绍,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周恒暂停了业务,又找了一份工作,这家公司位于马尼拉机场航站楼附近。

  “后来,她就说有事忙,晚点再找我。结果就再也没找我。”让母亲江翠兰没想到的是,这次视频电话后,自己再也联系不上女儿了。

  “打电话关机了,发消息也不回,也看不到她的微信朋友圈。”联系不上女儿,江翠兰十分焦虑,但她仍抱着侥幸心理,希望女儿能主动联系她。

  起初,江翠兰没把联系不上周恒的事告诉李杰。“我想着他(李杰)在太原打工也很辛苦,所以没打算告诉他。”

  大概在与周恒失联10多天后,李杰还是知道了消息。那天,李杰和岳母江翠兰视频,想要看看孩子。“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他的,但他看到我心情郁闷,就问我怎么了,我就把事情告诉他了。”江翠兰说。

  得到消息的李杰,第二天就从山西赶了回来,立即去报了案。由于周恒是在菲律宾失联,李杰托朋友在菲律宾也报了案。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周恒家属向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提供的失联证明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李杰托朋友在菲律宾报案的回执单

  失联之后

  三个陌生人曾问“回家了吗”?

  李杰发现,周恒失联后,电话关机,微信朋友圈看不了,还车贷绑定的银行卡也余额不足。但让李杰觉得奇怪的是,周恒支付宝的名字和头像也换了。“以前叫艺凡国旅,现在换成了正达国旅。”

  而更让李杰觉得蹊跷的是,在周恒失联的十多天后,先后有3个人,分别自称是周恒的同事、室友和招工者,几乎在同一时段加了江翠兰的微信。“这三个人,通过微信,都问我岳母同样的问题:周恒回家没?”

  据江翠兰介绍,最先加她微信的,是一位自称是周恒所在公司的人事主管。“他以我女儿的名字发来邀请,我就加了。”江翠兰说,这位人事主管说,要给周恒发一个公司卡,但一直没见到周恒,所以就向江翠兰询问周是否回家了。“他问我,我还问他我女儿去哪儿了。”江翠兰说,对方回复称不知道,说问问周恒的室友。

  其实,这位人事主管让江翠兰生了疑。江翠兰说,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微信?“我就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微信,他就说我女儿在公司上班时,他知道的。”

  没过多久,第二位陌生人请求通过微信加为好友。这位自称是周恒的室友。同样,让江翠兰感到不解的是,这个室友竟首先表达了对周恒的不满。“她说,你女儿每个月都在外面挣一万多元,我们却连饭都要吃不起了。喊她不要出去她偏要出去。”

  对于这点,江翠兰和李杰猜测,周恒估计是没在后面公司干工作多久,而是自己在疫情期间,出门跑自己旅行社的业务了。

  江翠兰反驳对方,“周恒的工资都是她自己挣来的。”而当问到周恒下落时,室友称不知道,还说再问就把江翠兰拉黑。随后,室友便真的拉黑了江翠兰。

  第三位自称招工者的人,联系江翠兰询问周恒是否回家后,再也没有下文了,对周恒的去向也声称不知道。

  三个陌生人,让李杰觉得奇怪,“这些人都是怎么知道我岳母的微信号,为什么不打电话联系。”

  李杰将这些情况反馈给警方。由于菲律宾购买电话卡不需要实名制,因此也无法通过注册微信的电话号码去查到三人真实身份。“所以这三人究竟是不是周恒的同事、室友或招工者,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周恒失联后,支付宝的头像和名字更改了

  寻人瓶颈

  疑似“男友”现身却矢口否认两人关系

  一筹莫展之际,李杰通过朋友打听到,周恒在菲律宾交了一个男友。这个男友经常和周恒一起出入当地出入境办公大厅,办理周恒所做的业务。“周恒的一些客户、朋友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周恒也曾对她的一位要好闺蜜说过,自己在菲律宾交了个男朋友。”

  而后,李杰通过周恒和一些客户的聊天截图发现,周恒给客户发的取件地址,位于马尼拉马拉特区绿色商场旁绿色公寓。李杰据此推断,周恒应该就住在这里。而巧合的是,李杰托人查询周恒男友的住址,正是这个地址。

  “所以我想,周恒应该是和这个男友同居了。”随后,李杰经朋友帮忙,通过微信联系上了这位疑似“男友”。

  疑似“男友”却告诉李杰,他不是周恒的男友,只是和周恒有业务往来。至于周恒为何给客户发的住址和他的住址一样,疑似“男友”解释说,“她是在我这登记过,但不是住这里,她拿我这地址来收护照。”同时,疑似男友还提到说,“(周恒)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住哪里。”

  另外,疑似男友还告诉李杰,周恒去了菲律宾奎松市,5月15日之后,周恒再也没来马尼拉找过他。李杰问此信息是否能确定时,疑似男友又表示,自己并不确定,只是周恒随口提过。

  李杰说,周恒的朋友说,周恒不可能去奎松市。此外,警方调查过周恒的通话记录,5月21日,周恒还和疑似男友有过联系。

  “目前,也没有更多的线索了,不知道周恒究竟去了哪里,怎么样了。”李杰说,之前,他通过四川有关部门联系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大使馆工作人员回复称,已将相关信息反馈给菲律宾警方,暂未收到相关进展,如有消息,会及时告诉他。

  8月6日,李杰再次前往青神县罗波乡派出所,想通过警方协调,补办周恒的电话卡,以查到周恒的微信聊天记录。

  “希望能找到更多线索,我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帮忙的都帮了。”李杰说,周恒失联后,周恒的父母受了很大的打击,情绪非常低落,天天躺在床上,饭也不吃,一说到女儿就哭。如今,李杰也只能住在周恒父母家,一边照看前岳父母和两个孩子,一边继续寻找周恒。“孩子太小太可怜了,天天都说想妈妈。哎……”李杰叹了叹气。

四川28岁女子菲律宾失联73天 失联当天还与母亲视频

  时至8月6日,离周恒菲律宾失联已过去73天了。她到底在哪里呢?

  (照片由家属提供)

  如有知情人,请联系家属:李杰 13890314858。

责任编辑:祝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