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激励、挖角网红 Facebook推广山寨版TikTok

  作者:吕倩

  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尤其是原本入驻在TikTok平台上的红人,Facebook提供了价值不菲的激励手段。

  一边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声称”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据技术是有证据的“,一边紧密推出类似TikTok产品形态与功能特征的新产品Reels,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最近很忙。

  8月2日晚间,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发文直指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行为,称“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指控发出没几天,美国时间8月5日,Facebook在美国地区正式推出直接对标TikTok的新产品 Reels,在安卓和iOS系统同时上线。针对该款产品对自身业务的冲击,字节跳动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予回应。

  更早之前,Reels于2019年11月在巴西推出,2020年6月在法国和德国上线,随后又在印度上线。如今,Facebook将Reels拓展到了美国和其他50多个国家和地区。

  产品形态上,与TikTok类似,Reels也为用户提供短视频拍摄与分享功能,用户可以录制15秒带背景音乐的短视频,但不同之处在于,Reels并非一款独立应用,而是内置于Facebook旗下图片社交应用平台Instagram之中。此点不同或许是因为Facebook吸取了此前针对TikTok的另一款产品Lasso的失败教训,借助Instagram本身具备的用户优势及Facebook的激励手段吸引更多用户,目前Instagram平台上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TikTok在苹果应用商店和谷歌应用商店累计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今年第一季度TikTok成为全球单个季度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累计下载量超过3.15亿次。在美国,TikTok也成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不会坐以待毙的Facebook早在2018年底便推出名为Lasso的短视频分享应用,直接对标TikTok,然而本月初该应用宣布关闭,宣告了Facebook阻击TikTok的失败。

  通过雷同产品打击竞对是Facebook的惯常做法。例如2020年4月,Facebook推出Messenger Rooms,提供视频聊天功能,对Zoom和Houseparty构成挑战,同月也推出类似Amazon Twitch的独立游戏应用Facebook Gaming;2016年8月,Facebook发布Instagram Stories,功能类似Snapchat,用户通过该应用发布的视频和照片将在发送24小时之后自动消失。

  据外媒报道称,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尤其是原本入驻在TikTok平台上的红人,Facebook提供了价值不菲的激励手段,如为愿意签署独家合作协议网络红人内容创作者提供最大比例资源支持。此举意味着这些红人一旦与Facebook方面签约,他们所制作的短视频内容只能发布在Reels平台上,短期内也不会再回归TikTok,这将对TikTok内容生态建设造成致命伤害。

  美国封禁政策重压之下,字节跳动集团正将海外重心逐步转移,8月6日,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称,TikTok将在爱尔兰建立首个欧洲数据中心,投资额为4.2亿欧元,欧洲用户的数据将储存在该数据中心。

  此前字节跳动发布公告称始终致力于成为全球公司,根据目前情况,字节跳动考虑在美国之外的主要市场重新设立TikTok总部,以更好地服务全球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