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化纤H1营收净利双降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在多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纺织化纤行业景气度严重下滑,2018年末短纤售价为1.32万元/吨,2020年6月末已跌至8100元/吨,跌幅近38.63%,创下20多年来的低位,短纤产品销售非常困难,生产厂家纷纷减产、停产降低损失。

  在此背景下,主营粘胶短纤维的南京化纤同样面临极其严峻的经营形势。7月31日晚间,南京化纤披露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66.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130.39万元,亏损同比扩大453.18%;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7113.97万元,去年同期为-2815.04万元。

  H1营收净利双降 亏损同比扩大453.18%

  报告期内,南京化纤的主要业务是从事粘胶短纤维、景观水的生产与经营。

  2020年H1,南京化纤实现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下降66.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4130.39万元,亏损同比增长453.18%。

  南京化纤称,2020年是公司转型升级发展的关键年。中美经贸摩擦与互加关税对国内经济发展产生的实质性影响仍在延续,新年伊始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拖累纺织化纤行业景气度严重下滑,纺织品出口萎缩,粘胶短纤下道企业开工率大幅下降,2018年末短纤售价为1.32万元/吨,2020年6月末已跌至8100元/吨,跌幅近38.63%,创下20多年来的低位,公司面临的经营形势极其严峻。

  从营业收入的分类来看,2020年H1南京化纤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9亿元,同比减少67.20%。结合南京化纤披露的主要经营数据公告分析,2020年H1主营业务中粘胶短纤、粘胶长丝和自来水分别实现收入7813.17万元、2219.55万元和575.59万元,同比分别为-66.64%、-91.84%和2.06%,可见除自来水产品外,核心产品粘胶纤维的量价齐跌的表现严重拖累了主营业务。

南京化纤H1营收净利双降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由于主要产品未披露成本情况,所以无法得知分产品毛利率情况。不过从主营业务收入整体情况来看,2020年H1南京化纤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录得-11.28%,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7.78个百分点。

  除了主营外,南京化纤的其他业务收入同样同比大减61.94%,由去年同期的7308.93万元下降到上半年的2781.69万元。不过在收入大减的情况下,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却从去年同期的34.71%提高到H1的50.29%,增加了15.58个百分点。得益于其他业务收入的毛利贡献,整体来看,南京化纤的结合毛利率竟然在主营大亏的情况下实现了正毛利率1.25%,而贡献如此大的其他业务竟未见相关业务情况说明,成了南京化纤中的“无名之辈”,值得玩味。

  连续多年经营不佳 靠提前减值和补助扭亏避免“*ST”

  拉长周期来看,南京化纤早在2014年营收就开始下滑,虽然2016年一度有所反弹,但整体来看,一直处于下滑趋势。而同期毛利率同样如此,2014-2019年南京化纤的毛利率分别为18.70%、13.55%、13.97%、11.16%、8.98%和3.50%,除2016年略有反弹,毛利率与收入同步一路呈下降趋势。

南京化纤H1营收净利双降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结合年报披露的经营情况来看,2014年营收下滑主要是由于粘胶短纤市场需求依旧低迷,过剩产能有待消化,产品销售价格仍在底部徘徊;而2015年下滑则主要原因是公司出售了控股子公司南京金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退出了房地产行业。2016年随着景气度的提升而一度反弹,不过2017年开始粘胶纤维产业景气度继续下降,尤其是2018年叠加法伯耳公司热电厂燃煤锅炉机组及粘胶长丝生产线关停,而第二主业却迟迟难觅踪影,此后几年连续大降。

  反映到经营业绩上,随着营收的下滑,南京化纤的归母净利同样在下滑。其中2015年的大幅增长是由于剥离房地产业务确认的投资收益贡献,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和2018年的归母净利。

南京化纤H1营收净利双降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2018年在市场下行同时,叠加法伯耳公司热电厂燃煤锅炉机组及粘胶长丝生产线关停的情况下,竟然实现了盈利,相反2017年在市场景气度高于2018年的情况下却录得巨额亏损。这种反常情况可以从扣非后净利得到答案,与归母净利恰恰相反,扣非后归母净利却是2017年盈利而2018年大幅亏损。

  从利润表来看,导致2017年巨亏的“罪魁祸首”就是高达3.34亿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绝大部分是固定资产减值损失,而2018年关停当年的资产减值损失仅为0.30亿元,显然关停的影响在2017年已经通过减值消化了大部分。与此同时,2018年能够扭亏为盈,还得益于高达4199.54万元的政府补助。

  根据公告,南京化纤下属全资子公司南京法伯耳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伯耳”)2018年12月27日收到南京市政府下拨的关停淘汰落后产能项目补助2000万元,职工分流安置补贴2000万元,合计4000万元。

  得益于2018年的盈利,虽然2019年度亏损,而2020年继续亏损的情况下,南京化纤由于不满足连续两年亏损,从而无需披星戴帽。

  主业易破难立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纵观这些年南京化纤的经营情况,无论是遵循政策要求剥离房地产业务,还是在环保和市场双重压力下的缩减产能,南京化纤一直在做减法,努力让自己瘦身。

  不过相比于破只是立的铺垫,立才是最终目标,而对于南京化纤来说,似乎陷入了易破难立的困境。

  早在2015年南京化纤的年报中披露的公司发展战略中,就提出以粘胶纤维主业为基础,进一步壮大主业,并立足主业,实现战略转型;加大资本运作力度,通过定向增发等方式,快速开拓新产业,到2020年实现新产业产值占比达50%。

  2018年南京化纤实施完成了《2016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向包括控股股东新工集团在内的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59276727股,认购对象全部以现金方式认购,发行价格为6.36元/股,共募集资金3.77亿元,募集资金2018年4月初全部到位。遵照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相关决议,募集资金拟用于建设总投资20亿元的年产10万吨新溶剂法纤维素纤维(莱赛尔)项目的一期工程4万吨/年莱赛尔纤维项目。该项目计划于2019年2月开工建设,建设周期2年,预计将于2021年1月建成投产。

  如今站在2020年回顾南京化纤的动向,主业升级很明显是莱赛尔短纤维项目,不过第二主业却还难觅踪影。

  今年6月初,南京化纤曾停牌筹划收购上海越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并募集配套资金的事项。但因交易涉及部分不确定因素影响,重组一事最终宣告终止。(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逆舟)

南京化纤H1营收净利双降 瘦身之后第二主业难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